司寒嶼余修肖檀越小說閱讀全文完整章節閱讀

時間:2019-10-040舉報小編:zhuql

    司寒嶼余修肖檀越為主角的小說叫《春天與你無關》,為您提供司寒嶼余修肖檀越小說閱讀,春天與你無關講的是肖檀越甚至不屑送我回城,他的車開走了,我只能打車回家,可是,如今我和余修唯一的師徒或者上司和下屬關系已經不復存在,那么我也沒有和他共居的理由,所以,我應該去收拾東西。

    司寒嶼余修肖檀越小說閱讀精彩試讀

    “肖總,這個消息我也是今天才知曉,劉銀買家的消息目前還沒有公布,這么快就和余修撇清關系,RMT的競爭方案是余修負責的,此刻沒有了余修對于淮逸是不利的……”

    我發覺自己有些激動的時候已經晚了,話一出口,我就看到了肖檀越慢慢陰下來的臉,可是關于他就這樣輕易決定了余修的去留讓我很生氣。

    “司總監,你失態了。”肖檀越丟下這一句話,放筷起身穿鞋出門,所有動作一氣呵成,我還想說點什么可感覺喉嚨卡刺,一個字也憋不出來似的。

    著急地看著他離開,急促不安,可是末了,他丟給我一句毫無感情的話:“你也回去收拾收拾吧。”

    他是要把我和余修都掃地出門?我明明早就知道的,除去我們這樣的公司雇傭職員,無論你位極何處,對他這個逸淮集團的直接代表人來說都是易如反掌,甚至都不需要理由,我竟然還想為了余修的前程和他搏一搏,簡直是癡人說夢。

    肖檀越甚至不屑送我回城,他的車開走了,我只能打車回家,可是,如今我和余修唯一的師徒或者上司和下屬關系已經不復存在,那么我也沒有和他共居的理由,所以,我應該去收拾東西。

    所以,離別之際,我應該見他最后一面。

    到了余修家門口的時候,是陸阮兒開的門,顯然她一臉的嫌棄我已經知道了她有多厭煩我的到來,余修在廚房給陸阮兒熬著什么湯,我換好鞋子就聞到了一股清香,好像是山藥。

    聽到關門的聲音,余修從廚房探出一個腦袋,帶著歡悅的聲音:“司組長,有你的份哦。”

    什……什么?

    余修只是看了我一眼馬上又投入了廚房,我只是作勢要回我的房間,陸阮兒看著余修沒出來,狠狠推了一把我的肩膀,一個白眼翻來:“這一次我也會去的,你別想打余修的主意,老女人!”

    不知為何,我的注意力只在她的后半句話,這個一向咄咄逼人的少女,今日這番話,反而讓我有些許傷心,她是何等的無憂無慮,一心愛著自己的愛人而已。

    看著桌子上一桌美味家常菜,想來是余修的手藝,所以我今天沒有揪住她的手腕同樣警告她不要惹我,我只是有點落寞,推著我的大號行李箱,拿著我的鑰匙,走到房門前。

    “阮兒,司組長,來喝湯啦!”余修的聲音從廚房傳出來,我甚至不敢回頭,我沒有保住他的前程,打擾了他原本和陸阮兒恩愛的生活,愧疚感和負罪感涌上心頭來,我怕我掉眼淚,輕描淡寫了一句:“不了。”

    “司組長,渡個假而已啦,你怎么帶這么大一個箱子?”余修一邊盛著湯一邊問到。

    我的腦子里像是突然短路,一懵,轉頭看著他,不知道什么意思。

    “肖總說只有四天,應該要不了幾件衣服的,不過有泳池和溫泉,記得帶泳衣,司組長。”余修今天看起來,似乎格外高興,為什么沒有一點失業的落魄?

    我疑惑著偏頭看向余修,他剛剛把盛好的湯遞給陸阮兒,手勢招呼著我過去坐。

    “度假?什么時候?”我下意識的坐在陸阮兒的旁邊,對于她的極度不爽毫不介意。

    “明天,肖總沒和你說嗎?”余修又盛好一碗湯遞給我。

    還不等我問清楚什么事情,陸阮兒的嘴巴就開始嘟著,滿是任性的看著余修的舉動,那眼神又像是在恐嚇著。

    “阮兒,聽話哦。”余修對陸阮兒的每一句話里,都是膩人的寵溺,那么粘稠的情感,在我看來,不是愛情,更像兄妹,更像父女。

    我輕輕抿了一口湯,落入脾胃的一陣溫暖,偏不看陸阮兒的神色。

    “你今天怎么沒去開會?”

    “肖總讓我去處理璧恒的事情,回來以后,肖總說明天帶精英組去濱海度假區度假,放假讓我回來收拾東西。”

    所以說,肖檀越讓我回來收拾東西,是為了帶我們去度假,意思是肖檀越沒有要讓余修離開公司的想法,反而讓他去處理這件事情,那么我今天中午那么失態的言語,的確惹人生氣……

    思緒飛走,直到手中的湯因為拿在手中過久傳熱到手心才發現已經失神片刻。

    回過神來,陸阮兒的湯已經喝了一碗,伸手遞給余修再為她添一碗,笑得明媚無害,難道,她當真只會對我一人有那么大的惡意嗎?

    “剛剛怎么沒接我電話?”我又喝了一口湯,裝得漫不經心的樣子。

    “余修接不接誰的電話我說了算!”

    陸阮兒的話正好驗證了我的猜想。

    “阮兒,跟你說了多少次了,不要亂掛我的電話。”按理說余修此時明明應該生氣的,可他說出的這句話,卻沒有絲毫脾氣。

    “我沒有嘛,只是你在廚房忙,我不想打擾你,就沒有把手機給你而已……”陸阮兒對待余修和我的態度判若兩人。

    “好了好了,回頭再收拾你……”

    余修所謂的“收拾”不過是今夜睡覺的時候他不會給陸阮兒講故事而已,他們是大家眼中折煞旁人的天作之合,只有我知道余修,并沒有想象中那么快樂。

    “司組長,你先前給我打電話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嗎?”余修這才問起我來。

    “沒什么大事,關于璧恒的事情而已。”我把碗里的湯喝完,不知道是不是湯的原因,身心一下子就暖和了起來,“你們好好用餐,我先去收拾衣物了。”

    陸阮兒的尖酸話語犀利眼神,認作佛祖也是受不了的,倒不如回避,這樣大家都省事。

    簡單收拾著兩三件衣服,這個季節去濱海度假并不是多好的選擇,我也沒有什么心情,直覺告訴我,肖檀越,一定在籌謀這什么。

    既然決定了要走,箱子也帶來了,索性就帶一些東西回家吧,這里的鑰匙遲早是要歸還的。

    曾經因為要住進這間房間,不知道和陸阮兒針鋒相對了多少次,面對她這樣的手無縛雞之力偏偏又生得伶牙俐齒的千金大小姐,我頭一次有那么強的好勝心。

    說到這里,我是對不起余修的,作為他的上司,處處欺負他的女朋友,讓他為難,為了所謂的工作方便,強行住在他的家中,打擾他美好的二人世界。

    那時候理直氣壯的姿態,已經全然垮塌,將要成為了那類最痛恨的人的樣子,或許一直以來說服我自己不是一個插足別人感情的第三者的理由就是,我們三人都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那件事。

    我和余修之間,沒有愛慕情感。

    故坦然至今。

    推薦閱讀指數: ★★★★★安卓客戶端閱讀蘋果客戶端閱讀

    江苏11选五胆拖对照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