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網站首頁 > 小說首頁 > 都市職場 > 神帝歸來秦牧(秦牧夏蟬)完結章節完整全文閱讀
神帝歸來秦牧(秦牧夏蟬)完結章節完整全文閱讀

神帝歸來秦牧(秦牧夏蟬)完結章節完整全文閱讀

主角是秦牧夏蟬的小說,神帝歸來秦牧大結局免費全文哪里可以看?夏嬋的神色有些復雜,秦牧占有了她的身子,本來應該恨的,但是這幾年,夏家落寞,她苦苦支撐,過的實在辛苦。好久都沒有過這種被保護的感覺了。

5

舉報
下載閱讀

主角是秦牧夏蟬的小說,神帝歸來秦牧大結局免費全文哪里可以看?夏嬋的神色有些復雜,秦牧占有了她的身子,本來應該恨的,但是這幾年,夏家落寞,她苦苦支撐,過的實在辛苦。好久都沒有過這種被保護的感覺了。

小說介紹

秦牧沒想過世上千年,斗轉星移,曾經的所有都已經被掩埋在歷史的長河中,而他作為一個曾經的仙帝也早已經被人所遺忘。只是那些虛假的名聲對于他而言早已經沒有了任何的意義,這次他回來只是因為他想要所愛之人共享歲月.......

神帝歸來秦牧在線閱讀

與輪椅為伴十幾年,夏輝煌覺得自己這輩子就這樣了,從沒想過還有一天能站起來。
從站起來,他這一天就再沒坐下來過,走路帶風,要不是下面那玩意墜著,他都能飄起來。
看著爺爺這么高興,整個人像是年輕了十幾歲,夏嬋臉上帶著淺淺的笑,連帶著看秦牧都順眼了幾分。
祥伯偷偷擦著眼淚,太激動了。
晚上,夏家擺宴,招待秦牧。
別人都坐著,夏輝煌站著。
“爺爺,你能坐下嗎?”
“沒事沒事,我站著就行。”他坐了十幾年,已經坐夠了。
當晚,夏輝煌不出意外的喝多了。
家宴散了以后,夏嬋準備回自己的房間休息,聽到腳步聲,回頭看了一眼,立刻警惕起來,“你跟著我做什么?”
秦牧理所當然的說道:“睡覺。”
“……”夏嬋張著嘴,這人得無恥到什么地步才能臉不紅心不跳的說出這樣的話?“我警告你,這里是我們夏家,你要是敢亂來,我立刻報警抓你。”
秦牧怔了怔,因為他還沒明白報警是什么意思?
最終,秦牧還是被祥伯帶走了。
夏家也是盛極一時,夏家莊園占地六七畝,也不算小,房子自然也多。
但是,秦牧是夏家的救命恩人,不能怠慢,便安排的別墅的二樓最東邊的房間,夏嬋在最西邊的房間。
……
……
第二天清晨,一輛粉紅色的mini停在夏家莊園門口,車上下來一個妙齡少女,小襯衫加磨白的牛仔短褲,可能是因為胸小的緣故,給人一種脖子下面全是腿錯覺。
“豆豆來了?”祥伯笑呵呵的打招呼。
“祥伯,早。”少女渾身都充斥著青春的活力,馬尾一甩一甩的,腳底下跟裝了彈簧似的,走路一蹦一跳的。
“豆豆是來找小嬋的?”祥伯問。
這個少女叫唐豆豆,是夏嬋的表妹。
唐豆豆點點頭,“我去找表姐了,她應該還沒起床吧?”
祥伯笑著點點頭,豆豆算是他半個徒弟,笑道:“去吧。”
唐豆豆邁著大長腿,來到夏嬋門口,跟往常一樣,推門直接走了***,嚷道:“表姐,起床嘍,太陽都……”
聲音戛然而止,唐豆豆張著嘴,目瞪口呆的看著床上的狗男女,不對,是一男一女,然后一聲刺破耳膜的尖叫。
夏嬋被直接驚醒,騰起坐了起來,看著唐豆豆,“怎么了?發生了什么事?”
唐豆豆只是傻傻的看著她。
“到底怎么了?我……”夏嬋也突然間沒聲了,扭頭望去,對上一雙漆黑宛若星辰的眼眸。
“早。”秦牧笑著打招呼,這個字還是他剛聽到唐豆豆跟祥伯打招呼學的。
夏嬋張著嘴,呆了半響,她畢竟已經掌管夏氏集團,不像唐豆豆遇到事那樣大呼小叫,皺眉道:“你怎么在我床上?”
“昨天晚上過來的,看你睡著了,就沒打擾你。”
“我是說,誰準許你進我房間的?”
“你是我的女人,進你房間還要準許嗎?”
“……”夏嬋咬著貝齒,深呼吸,冷靜,盡力遏制住自己殺人滅口的想法,沉著臉道:“下去。”
“怎么了?發生了什么事?”
唐豆豆那一嗓子,把夏輝煌和祥伯也給引來了。
兩人來到看清情況后,不禁呆了呆。
氣氛有些尷尬。
“咳……”夏輝煌清了清嗓子,道:“豆豆,你吃早餐沒有啊?”
“表爺爺,我吃過……”
“沒吃啊,太好了,下面剛好準備了早餐,有你喜歡的小米粥,走跟爺爺下去吃早餐。”夏輝煌不由分說的拉著唐豆豆出門,還不忘順手帶上門。
“表爺爺,我說我吃過早餐了。”
“你沒有。”
“真的,我沒騙你,我真的吃過了。”
“吃過了還可以再吃點嘛。”
聲音漸漸遠去。
“你還不下去?”夏嬋欲哭無淚,有種被抓奸在床的感覺,俏臉一紅,用被子蒙住頭。可是下一秒感覺身上一重。
她掀開被子,搭在自己身上的胳膊,扭頭看著秦牧,“你做在什么?
“看你沒休息好,我陪你再睡一會。”
“去死。”夏嬋猛的掀開被子跳下床,“要睡你自己睡吧。”
“啊……”突然,唐豆豆的尖叫再次響起。
夏嬋臉色一變,急匆匆的朝門口跑去。
秦牧只能起身,跟著出去。
兩人一前一后來到樓下,才得知剛才的尖叫是因為唐豆豆發現夏輝煌的腿好了。
夏嬋返回房間,開始洗漱,對于身邊的秦牧完全無視,這個混蛋,臉皮太厚,說著不聽,打著不疼,干脆無視好了。
“你在做什么?”秦牧好奇的看著正在刷牙的夏嬋。
夏嬋裝作沒聽到,沒話找話,難道你不知道刷牙?
她刷完牙,開始洗臉,扭頭一看,頓時氣紅了臉,只見秦牧也在刷牙,關鍵用的還是她的牙刷。
“你……”夏嬋又羞又惱,她從來沒見過這么混蛋的人。
夏嬋對秦牧恨得牙癢癢,但又無可奈何,唯一的辦法就是無視。
秦牧卻像個好奇寶寶,看著坐在化妝鏡前拍打自己臉的夏嬋,問道:“你為什么要打自己?你是我的女人,不必用這種方法認錯。”
“我弄死你信不信?”夏嬋忍不可忍,她只不過是拍點爽膚水,認個鬼的錯。
她氣得直接站起身朝著外面走去,結果一拉門,唐豆豆踉蹌著栽了進來。
“豆豆……”夏嬋很是無語,竟然偷聽?
唐豆豆卻沒意識到自己偷聽有什么錯,反而理直氣壯的一指秦牧道:“表姐,這個男人不能要,實在太弱了。”
“什么太弱了?”夏嬋有些不解,雖然討厭秦牧,但他的強大可是不可爭辯的事實。
“表姐,你就別幫他掩飾了,我都聽到了。”
“你聽到什么了?”
“你們啪啪啪……我剛才算了一下時間,去掉穿衣服和脫衣服的時間,簡直就是秒射啊。”
“豆豆……”夏嬋臉紅的都快滴***了,唐豆豆這個女流氓,隨時開車她都習慣了,但是當著秦牧的面這么口無遮攔,她氣的想打人,怒道:“你別胡說,剛才那個……聲音,是我在拍爽膚水。”
“是嗎?”唐豆豆滿臉懷疑,看看秦牧,又看看夏嬋,嘀咕道:“是不是,我試試就知道了。”
“……”夏嬋嚇了一跳,這事也能試?
“放心,我不會傷到他的,不用三秒,我就讓他棄械投降。”
夏嬋瞪圓了眼睛,那晚她雖然被下了藥,但隱約記得秦牧那方面挺強的。再說這好歹也是自己第一個男人,我們雖然是姐妹,但你這樣做真的好嗎?
“豆豆,那,那個…我要回避一下嗎?”
“不用,我會速戰速決的,你剛好也學習一下,我是怎么對付男人的。”
夏嬋目瞪口呆,現在大學的風氣都這么開放了嗎?要不要跟姨夫說一聲,給豆豆換個學校?
唐豆豆走到秦牧面前,道:“帥哥,讓我試試,你的身體到底好不好?”
夏嬋捂著臉,覺得自己還是回避一下的好。
這時,唐豆豆閃電般的抓住秦牧的胳膊,彎腰,躬身,一個過肩摔,她這一招實戰加經驗,已經用過數千遍,只要被她摔出去還能爬起來的,就證明身體素質不錯。
可是,秦牧跟長在地上似的,紋絲不動。
夏嬋紅著臉,知道自己污了。她忘了唐豆豆是從小練跆拳道,現在已經是黑帶高手。原來這樣試,以后要遠離唐豆豆,都被她帶壞了。
唐豆豆有些驚訝,這家伙還挺厲害,竟然沒摔出去,我摔,我摔,我摔摔……她一次次的彎腰,躬身,頂臀……***一次次的頂在秦牧不該頂的地方。
然后……唐豆豆俏臉泛紅,然后猛的轉身,怒道:“你用什么東西戳我?”
夏嬋掃了一眼秦牧腹部以下的位置,紅著臉匆匆走了出去,好黃好暴力。
“流氓。”唐豆豆問完就后悔了,看一眼秦牧戳她的東西,臉紅的都快滴***了,狠狠地踢了他一腳,轉身跑了。
秦牧有些委屈,你都那樣做了,我也是微微一硬,表示尊敬。當然,這句網絡用語秦牧是不知道的,他只有委屈。
“表姐,這個流氓,絕對不適合你,我是你表妹啊,他都那樣,簡直太可惡了。”唐豆豆追到餐廳,滿臉憤憤然。
夏嬋紅著臉不說話,你都那樣做了,是個男人都得有反應。
看到秦牧下來,夏嬋急忙站起來,道:“我該去公司了。”
唐豆豆紅著臉瞪了一眼秦牧,“表姐,我跟你一起去。”
秦牧想了想,走過去坐在夏嬋的位置上,頓時她才喝了一口的小米粥喝了起來。
夏嬋跟唐豆豆跑出去,回頭看了看,見秦牧沒跟出來,這才松了口氣。
夏輝煌跟祥伯正在外面說話,看到夏嬋,夏輝煌問道:“小嬋,秦先生呢?”
夏嬋正欲開口,只見兩輛黑色奔馳轎車停在莊園門口,下來五個人。
為首的一臉橫肉,模樣兇狠,雖然打扮很斯文,也遮不住身上的土匪習氣。
吳千刀,一個由黑轉白的草莽,暴發戶。也是吳立的父親。
夏嬋看到這個人,頓時俏臉含煞。
夏輝煌和祥伯也是臉色陰沉。
吳千刀帶著人走過來,結果被夏家的保鏢攔住。
砰!
吳千刀抬腳就將一個保鏢踹倒了。
“媽的,兵對兵,將對將,你們家主人都沒說話,你們這些看門狗敢攔我,不知道我是誰嗎?”吳千刀雖然漂白了,但畢竟沒啥學問,張嘴閉嘴問候別人老娘,動不動拎刀子的習慣還沒改。
所以,他現在雖然漂白了自己的身份,但骨子里的粗鄙還是改不過來,擠不進真正的上流層次,活脫脫的暴發戶。
“吳千刀,我們夏家是你逞威風的地方嗎?”夏輝煌一聲怒喝,要是之前,他也就忍了。但現在腿好了,修為也恢復了,對于這個混混出身的,根本不放在眼里。
吳千刀看到走過來的夏輝煌,頓時一驚,這老家伙竟然站起來了?詫異道:“你的腿好了?”
他以前在夏輝煌手里吃過虧,被打掉了一嘴呀,心里對夏輝煌很是忌憚。所以在夏輝煌殘廢以后,才會不斷報復夏家。
當然,要是之前,他看到夏輝煌腿好了,肯定扭頭就走。但是現在,他看了一眼自己旁邊面色傲然的中年人,冷冷一笑,你夏輝煌修煉了出了內息,很能打。但老子身邊現在也有高手。
“恭喜夏老,殘廢了十幾年,竟然還能站起來,真是命好啊。”吳千刀皮笑肉不笑的說道。
夏輝煌自然能感覺到吳千刀身邊的中年人是個不弱于他的高手,所以吳千刀才這么有底氣。但是你吳千刀有依仗,難道我們夏家沒有,他們家現在可是有一個神秘莫測的秦牧在。
“夏老,今天來,是想問問夏小姐,我兒子吳立在哪?”

神帝歸來秦牧完結全文章節

夏嬋俏臉發寒,她見過無恥的,沒見過這么無恥的,吳立綁架她,現在找不到人,竟然來問她這個受害者?
“吳千刀,你兒子不見了,為什么來問我孫女?”夏輝煌怒道。
吳千刀道:“夏老有所不知,我兒子在跟你孫女談戀愛,前天晚上她們約會之后,我兒子就不見了,所以我才來問問。”
“呸,你兒子算什么東西,也配跟我孫女談戀愛。”夏輝煌滿臉不屑,怒聲道:“吳千刀,你來的正好,吳立綁架了我孫女,我正好要問問你,這件事你必須給我一個交代。”
“綁架?夏老肯定是誤會了,我兒子遵紀守法,怎么會干這樣的事。”
夏輝煌幾人滿臉鄙夷,你那個兒子什么貨色你心里沒點逼數嗎?不過,現在說這些沒用,吳千刀是不會承認的。
不過,你會裝傻,我們也會。
“吳千刀,夏家不歡迎你,你還是去別處找兒子吧。”祥伯冷笑道。
吳千刀冷笑,問道:“夏小姐,我就想知道我兒吳立在哪里?”
“我怎么知道?”夏嬋寒著臉。
“可是有人看到你們在一起,我懷疑我兒子是被你們夏家綁架了。”
“吳千刀,你還要不要臉,這種話都說得出口。”夏輝煌怒極。
“我尊稱你一聲夏老,但你們都清楚,我只有吳立這一個兒子,他若是少一根頭發,我可是會殺人的。”
“你那個兒子壞事做盡,我勸你還是趕緊去別的地方找找,別得罪了不該得罪的人,被人剁成八段。”祥伯道。
吳千刀臉色一寒:“夏老,可敢讓我搜一搜。我懷疑我兒子被你們綁架了。”
“放屁,我綁架一只畜生做什么?”夏輝煌怒道。
“搜。”吳千刀屬狗臉的,說翻就翻。
夏輝煌道:“吳千刀,你敢,這里是我們夏家,你試試看?”
“陳先生,交給你了。”吳千刀略帶恭敬的對身邊的中年男子道。
陳中滿臉倨傲,微微點頭,邁步走出,看著夏輝煌道:“我觀你有幾分本事,你要是能擋住我三招,這件事我便不再管。”
夏輝煌冷笑,直接邁步上前,他躲不掉的,無論如何都得動手。
唰!
陳中化作一道利箭般沖過來,抬手一掌劈向夏輝煌的腦袋,掌風凌厲,狠毒而可怕。
夏輝煌衣衫無風自動,同樣朝著陳中沖了過去,兇猛的拍出一掌,掌間內息激蕩。
砰!
沉悶的撞擊聲,兩只手掌狠狠地擊在一起,可怕的勁風肆虐開來。
夏輝煌身子一晃,悶哼一聲,嘴角流下一抹血跡。
砰!
陳中趁機又是一掌,轟在夏輝煌胸口,直接將他拍飛十幾米。
“爺爺……”
夏嬋等人大驚,急忙朝著夏輝煌奔過去。
噗!
夏輝煌噴出一口鮮血,臉色蠟黃,有些震驚,這個人的修為比他高的多。
陳中不屑一笑,道:“看來傳聞都是假的,據說你輝煌了十幾年,罕逢敵手,現在看來,都是些井底之蛙的吹捧而已。”
“他自然不能跟陳先生你相比。”吳千刀討好的說道。
陳中臉色更加倨傲,鼻孔朝天,一副你們都是垃圾的表情。
吳千刀道:“給我搜。”
“你們敢,攔住他們。”祥伯怒道,他也是個高手,但沒修煉出內息。
夏輝煌咬牙道:“祥伯,讓他們搜。”
吳千刀不屑的看了一眼祥伯,道:“看到沒有,你們家主人都服軟了,你一條老狗亂吠什么?給我滾開。”
夏輝煌怒道:“不怕死,你們就搜吧。”
祥伯驚醒過來,秦牧在里面。
“爺爺,你沒事吧?”夏嬋滿臉擔心。
夏輝煌搖搖頭,“一點小傷。”
吳千刀冷笑,“給我搜。”
三個黑衣壯漢沖進了別墅。
“啊…….”
凄厲的慘叫從別墅傳出,簡直如同鬼泣,令人遍體生寒。
下一秒,只見三道渾身冒著大火的人從別墅中沖了出來。
“陳先生…救我們…救命……”
“老板,救我們…救救我們……”
三個火人凄厲的慘叫著,朝著陳中和吳千刀跑過來。
陳中臉色驟變,不明白好端端的人怎么成了這樣?
吳千刀卻是嚇得臉色慘白,連連倒退。
三個火人已經沖到了他們跟前。
砰砰……!
陳中將撲向自己的兩個火人踢飛出去。
“啊…放開我…陳先生救我……”吳千刀躲避不及,被一個火人抱住,頓時皮肉都被燒焦了,凄厲的慘叫。
砰!
陳中一個箭步上前,一腳將抱住吳千刀的火人踢飛。
只見這短短數秒,吳千刀衣衫被燒毀,臉都燒爛了,皮膚焦黑皺起,空氣中彌漫著燒焦的臭肉味道。
三個火人還在凄厲的慘叫,掙扎著爬起來,結果下一秒,整個人如同積木般坍塌,瞬間變成了灰燼。
一陣風吹過,那三道人形灰燼被吹進了草叢,連渣都找不到了。
吳千刀嚇尿了,鼓著眼珠子,連慘叫都忘了。
陳中生生打個寒顫,一股寒意順著腳底直沖后腦勺,把人燒成灰,這絕對不是普通的火。
夏輝煌,祥伯等人,還有夏家的保鏢,皆是滿臉驚悚。
吳千刀和陳中不清楚,但夏輝煌等人卻知道,秦牧出手了,上次燒的是景觀樹,這次燒的是人。
他們做夢都想不到,秦牧出手就把人弄沒了,灰飛煙滅,連渣都不留。
這時,秦牧走了出來,所有的視線都凝聚在他身上。
陳中渾身緊繃,本能告訴他,這個人很危險。
唐豆豆眼睛睜圓,小聲問夏嬋:“是他做的嗎?”
夏嬋輕輕點頭,就連她現在都對秦牧充滿了畏懼。
秦牧看向吳千刀,微微皺眉,這個人身上的氣息跟那個吳立一樣。
“青嬋,綁架你的那個吳立,是他兒子吧?”
夏嬋微微點頭。
“哦,那就殺了吧。”秦牧緩緩抬起手,凌空畫出一個復雜的圖符,屈指輕彈,圖符在空中一閃即逝。
嘩!
吳千刀連慘叫都沒來得及,直接化成灰燼飄散開來。
眾人皆懼,差點嚇尿了,好好一個人,眨眼變成了飛灰,簡直駭人聽聞,沒嚇死都算神經強大。
陳中感覺腿上一陣溫熱,低頭一看……自己什么時候尿了?
夏輝煌滿臉驚悚,但又有些想笑,陳中的修為應該在先天后期,這樣的高手竟然被嚇尿了。不過這并不可恥,要不是秦牧是自己人,他估計也能嚇尿。
唰!
陳中跑了,如喪家之犬,跑的那個快啊,兔子都是他孫子,直奔停在門口的車子而去,他現在只恨爹娘少生了兩條腿。
他是真的怕了,他是個高手,也算是見多識廣,可這么可怕的攻擊手段,他聽都沒聽說過,這人到底是什么妖怪?
眼見陳中已經上車,所有人都看向秦牧。
可秦牧沒有一點動手的意思。
“秦先生,這個人不能放過,不然你殺人的事就會傳出去。”祥伯急忙道。
秦牧滿臉奇怪,“傳出去怎么了?”
“…….”祥伯滿臉無語,再有權勢的人,殺人都是暗中進行的,你這樣光明正大的殺人,而且手段這么可怕,要是傳出去,保證會被抓去研究的。
夏輝煌眼珠子一轉,急忙道:“他欺負小嬋了。”
“嗯?”秦牧眉頭微皺,“你之前怎么不說?”
話落,雙手結印,四周的空氣開始暴動,扭曲。
然后,只見空中竟是出現一道***的掌印。
秦牧單手輕輕下壓,那***的掌印朝著陳中的車子轟然拍落下來。
轟!
煙塵土浪席卷翻滾,可怕的裂痕朝著四周蔓延,泥土崩上半空。
許久,待煙塵土浪散盡。
所有人都倒吸一口冷氣,驚的手腳冰涼,頭皮發麻。
只見地面崩裂,陳中所在的車子直接被拍成了一張鐵皮。
我尼瑪……
夏輝煌等人全瘋了,一個個目瞪口呆,心說這還是人嗎?
不過,在場的人都明白了一件事,那就是秦牧真正在乎的,只有夏嬋一個人。
之前吳千刀等人咄咄逼人,秦牧躲在里面沒出來,擺明沒有出手的意思。直到那三個人沖***沖撞了他。
后來,看著陳中逃跑,秦牧依然沒有出手的意思,直到夏輝煌說他們欺負夏嬋。
由此可見,他們這些人,秦牧根本沒放在心上。
夏輝煌有些氣惱,好歹我也是夏嬋的爺爺,你們兩個成不成,還得我老頭子說了算。可是……他說了真的算嗎?
唐豆豆眨巴著眼睛,已經從驚嚇中回過神,看著夏嬋說道:“表姐,這是你從哪里淘回來的寶貝,牛逼的一塌糊涂。”
夏嬋的神色有些復雜,秦牧占有了她的身子,本來應該恨的,但是這幾年,夏家落寞,她苦苦支撐,過的實在辛苦。好久都沒有過這種被保護的感覺了。
夏輝煌掃了一眼遠處那些滿臉畏懼的保鏢,道:“阿祥,吩咐下去,今天的事,都給我閉緊嘴,要是敢傳出去一個字,別怪我不客氣。”

小編推薦理由

神帝歸來秦牧(秦牧夏蟬)完結章節完整全文閱讀小說情節最婉轉曲折,人物關系最錯綜復雜,文筆最優美,抽絲剝繭引人入勝本來就難,真的非常值得推薦!

相關小說

APP閱讀器下載下載閱讀器,全本隨心看
立即下載廣告
江苏11选五胆拖对照表